湖邊有一棵許愿樹

故事導讀:笑話恐怖故事,湖邊有一棵許愿樹,  該死,又迷路了。

湖邊有一棵許愿樹

  該死,又迷路了。  我轉動方向盤倒,坐在后排的衛局長和思秘書毫不理會我的氣憤情緒,兩人在后座上聊得正歡,巴不得這條路無止境地延長下去。下午我們三個人出差辦完事,思秘書不知從哪里打聽到這附近有一棵許愿樹,建議過來游玩許愿。街邊買來的盜版地圖印得不清不楚,我們非但沒找到許愿樹,還把方向也迷失了。  終于在一個三岔路口,我們找到一個養蜂人問路。  “你們的地圖畫錯了,難怪找不到,我賣給你們一張,三塊錢。”那養蜂人朝我笑,一張老臉皺得象朵干枯。我隱隱有種受騙的感覺,但為了離開這個迷魂陣,還是遞給她三塊錢。老人把一張殘破報紙塞到我手里,上面用粗鉛筆畫了幾條表示道路的線條。“你們要去許愿啊,記住,正的不靈反的靈,你們許什么愿望都要反過來說。”她討好的笑笑,露出發黃的門牙。  “為什么?”思秘書探出頭來問。“你沒聽說嗎?去年那棵樹旁邊的湖里淹死人了,聽說那個死人魂魄不散,寄住在愿望樹上。”老人解釋。“真可怕。”思秘書嚇得臉都白了。“你要是害怕,我們就不去了。”衛局長善于察言觀色上討好她說。  我開車,順著老人的地圖指引駛向市區。后坐的兩個人不再說話,我從后視鏡中看到衛局長緊緊握著思秘書的手,一下把她摟在懷里,我趕緊把目光移開假裝什么也沒看見,根據多年的經驗,我知道接下來會有一些兒童不宜的事情發生。  天色陰沉下來,過不了一個小時,黑夜即將來臨。“快看,那是什么?”我突然發現前面矗立著一棵很高大的樹,筆直地立在深藍色的湖邊。“許愿樹。”思秘書叫道。“我們不是回市區嗎?怎么開到這來了。”衛局長也吃了一驚。  汽車在樹下停住。我跳下車,一種莫名的恐懼向我襲來,我想他們兩個也感覺到了,思秘書露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可能它希望我們許個愿才離開。”“那我們就許個愿吧。我不要永遠有錢。”衛局長說道。“我不要永遠美麗。”思秘書說完把目光轉向我。“我要永遠留在這里。”我說。  汽車又開動了。我默默祈求心愿成真,盡快離開這里。衛局長坐在我身旁,仔細研究老人給的那份地圖,要是明天趕不回去,有幾份合同就沒法簽了。他問:“思秘書,我們的火車是上午10點開嗎?”“你怎么問我,票不是在你那兒嗎?”思秘書反問他。他這才想起票在自己的錢夾里,摸摸皮包卻怎么也找不到錢夾。這下我們都慌了神,我打開車內燈,他們兩個人把每個小角落都翻個了遍還是沒找著。衛局長擦擦鼻頭的汗,“剛才還在的,怎么一下就不見了。”  “難道掉在車外了?”思秘書問,她的俏臉蛋剎時變得鐵青。下午衛局長一直坐在車里,只在許愿樹下離開過汽車。我把車停在路邊。“為什么停車?”思秘書神經質地叫起來。我說:“我不想浪費汽油。”把頭轉向衛局長,“我們現在是回去找錢包還是繼續往前開?”“讓我想一下。”他點燃一支煙用力吸。車票丟了沒關系,可錢包里有一張銀行卡是這次出差人家送給他的,里面有十幾萬人民幣,說什么也得找回來。    但那棵許愿樹實在很邪門,搞不好會惡鬼纏身。  就在這時,車內燈“吡咝”閃了一下。思秘書嚇得直嚷嚷快開車。“吵什么?路接觸不良,有什么好怕的?”衛局長吼道,好象故意跟她唱反調,叫我把車開回許愿樹那兒。“我不回去,那里有鬼。”思秘書大叫。“不回去,那你下車在這里等我們。”衛局長示意我停車讓她下去。  外面月光暗淡,樹影迷亂,偶爾能聽到輕微地不知名動物跑動的聲音。思秘書怕得要命,哪里敢下車?她伏在后座上嗚嗚地哭。我調轉車頭,向許愿樹駛去。回程用去十分鐘時間,誰也沒說話。到了樹下,我和衛局長打著火機,找了半晌也沒見錢包蹤影。樹葉沙沙響,我扭了扭發酸的脖子,向樹上望去,只見許愿樹上陰影重迭,好象有一片裙子似的東西在飄搖。我忍不住定定看著那東西,猜想那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就太恐怖了,我越看越覺得有個女人掛在上面。突然肩頭被人拍了一下。  “我們回去吧。”衛局長說。“啊。”我禁不住大叫。“你怎么了?”他問。“你剛才拍我,嚇了我一跳。”我說。我們倆回到車內。思秘書膽顫心驚地問:“剛才你看見什么了?為什么要叫?”我沒好氣地說我見鬼了。沒想到這句黑幽默又引得她低聲哭泣起來。  我們回城區,預計一個多個小時的路程,走到天黑黑還是沒能離開這片樹林。思秘書的神經幾乎崩潰了,大概是受剌激過了頭,她雙手抓著車門,朝窗外大喊大叫,招喚她聽說過的所有神仙來保佑她。我們都由著她喊,在死寂的樹林子里,她的聲音可以傳得很遠,說不定會吸引當地居民來解救我們。現在就算那個養蜂人出價100元賣地圖,我也會毫不遲疑的掏錢。我們希望在路上能遇見什么人,更懼怕遇見不是人的東西。  一只野貓猛地竄過公路。我本能地避開它。車子開到路邊,速度很快,幾叢樹葉刷刷打在車身上,思秘書躲閃不及,臉上被抽出幾道血痕。她又找到新的理由哭起來。剛開始我沒放在心上,后來聽她嚷嚷說癢,回頭看去,只見她的臉腫得象豬頭一樣。“可能是皮膚過敏。”衛局長判斷。“不是的,是許愿樹在做怪。是那個鬼魂纏上我們了。”她不住地抓臉,一道道血痕浮現,使她變得異常恐怖。看著她的怪臉,我有一種想極力擺脫她把她丟下車的強烈欲望。衛局長的眼神也和我一樣,雖然這個女人幾個小時前還美得讓他想入非非,可眼下她實在太詭異了,也許真的被溺死鬼纏上身。  在一個拐角處,我停住車。“為什么停車?”思秘書在后面掐著我的肩膀猛搖。“沒有汽油了。”我說,用力掙開她的手。“那我們怎么辦?我不想死在這里。”她又轉過身想抱住衛局長。沒想到他象避麻病人一樣躲開她。“我們下車吧。也許附近有人家。”他說。我心知肚明,答道:“好象我剛才看到遠遠的一點燈光。我們去看看。”“我不下去。”思秘書縮在座位上發抖。“不去你就留在這里,看那個鬼會不會來找你。“衛局長嚇她。果然,她馬上從車上跳了下來跟著我們。我們兩個人走得飛快,她穿著高跟鞋,走不了多遠就摔了一跤,我們好似得了信號,同時沖向汽車,關上門,我發動引擎。  “你們這兩個騙子,不得好死。”她撲到車門上破口大罵,又拚命拉住車窗玻璃,見我們是死了心地拋下她,于是破口大罵:“別以為你們走得出去,陳司機,你忘了你的愿望了嗎?你永遠也別想離開這里。”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幾分鐘之后連呼叫聲也聽不到了。  車內一片寂靜。我盯著前路,腦袋里轟轟烈烈回蕩著她最后說出的幾個字,心想我就不信這個邪。“唉。”衛局長嘆了一口氣。“你還好吧?”我問。“我有點想吐,你停車。”他說。我停下車。他打開門說想呼吸些新鮮空氣,下了車,逃也似地鉆進了樹林里。看來思秘書的話對他產生了作用。  好吧。就剩我了。我咬咬牙,發動引擎。汽車再度向前急駛。我真,怎么早沒發現呢?密密麻麻的樹林上架著電線,公路是縱橫交錯的,電線卻只有那么幾根,我只要沿著電線走就可以闖出這個迷魂陣了。我大罵自己遲鈍,又為這個新發現鼓舞著,加大馬力向前路沖去。  黑鴉鴉的樹木漸漸變矮,路的兩旁出現了我印象中沒有見過的長茅野草,那么,我是闖出來了。我大笑,一時間眼淚迷糊了視線。我抹去淚水,突然看見電線斷了,最后一根電桿木佇立在那里,頂端空無一物,那是一根廢棄的電桿木。我的心好象一瞬間停止了跳動,想剎住車,可已經來不及了,汽車碾過長茅草地,象一匹脫韁的野馬,沖進湖里。  湖邊有一棵許愿樹。
一般般

本作文由網友上傳(或整理自網絡),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寶寶故事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
播播视频下载 本文鏈接:http://mandadoverde.org/kongbuguigushi/94386.html

相關故事

    稱體重的市長
    稱體重的市長

    皮特里和馬修分屬兩個政黨,他們同是考姆特市新一屆市長的候選人。經過緊張激烈的角逐,皮特里最終以幾票之差輸給了馬修。眼看著馬修成為新一任市長,皮特里心里很不服氣,總想找機會把馬修趕下臺來。有一次,他去農場考察,無意中聽說了一種能讓動物快速增

    恐怖鬼故事2024-11-28 12:19

    和幽靈同房
    和幽靈同房

    播播视频下载笑話恐怖故事,和幽靈同房, 這件怪事發生在英國格伯利耶魯公爵的家中格伯利耶魯公爵最近買了一幢豪華的住宅,它位於肯特州的密杰士達鎮外,四周被森林圍繞。在搬來這前,聽說原來的屋主夜夜都會聽見奇怪的聲音,令人恐怖萬分,所以才將這幢住宅脫手賣掉。 但是,碰巧格伯利耶魯公爵一向對幽靈鬼怪的事很感興趣,所以他買下這幢房子,當然 ,他也不希望他的房子有任何的不安寧,可是一旦真的幽靈出現,他會積極去…

    恐怖鬼故事2024-11-27 21:09

    不是病卻是附體
    不是病卻是附體

    我是一個從不信鬼神,只信科學的人。雖然聽過身邊不少離奇的事件,但是最近發生的事卻讓我毛骨悚然,站在科學與鬼神的邊界徘徊。而改變我觀點的正是我的家人—表姐,與其說表姐,不如確切的說是被附體的表姐。舅

    恐怖鬼故事2024-11-27 01:30

    誰拿了我的眼睛
    誰拿了我的眼睛

    播播视频下载今夜,雨一直嘩嘩的下個沒完沒了……何文獨自一人打著雨傘在雨中快速的行走著,本來何文完全可以搭上最后一班班車,可是由于今天晚些時候何文的經理找何文談話,一下子就錯過了最后一班車的時間。正當何文一邊抱

    恐怖鬼故事2024-11-27 00:19

    軀殼第四章
    軀殼第四章

    播播视频下载更多長篇鬼故事大全上一篇:《軀殼第一章》+《軀殼第二章》+《軀殼第三章》三人吃完飯,天已經徹底黑了,在冷振的熱情邀請下,李一飛和方磊在冷振的家里暫時住下。一夜無話。第二天天剛亮,方磊和

    恐怖鬼故事2024-11-26 11:14

《湖邊有一棵許愿樹》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