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坐車

故事導讀:笑話恐怖故事,深夜坐車,這是一條荒僻的郊區公路,山坳間濕冷的霧氣里,青灰色的公路象是一條巨莽懶洋洋地爬在地上。因為這里既不是國道,也不是省道,天一黑,便沒有多少車輛經過,也是

深夜坐車

    這是一條荒僻的郊區公路,山坳間濕冷的霧氣里,青灰色的公路象是一條巨莽懶洋洋地爬在地上。因為這里既不是國道,也不是省道,天一黑,便沒有多少輛經過,也是這個原因連燈光也稀少了,隔的很遠才有一盞昏黃的小燈在霧里若隱若現,象是怪物在黑暗中偷窺的眼睛。     曉琳本不應該在這個時候來到公路上的小站,但明天要上早班,她不得不硬著頭皮,去等這條路上唯一的公車進城。她借著燈光看了眼腕上的手表,9點20分,最后一班車還沒過去。    線桿上的小燈只照住它腳下巴掌大的地方。曉琳就可憐惜惜地站在巴掌里,身邊的電線桿上釘著一塊破損的木牌,仔細看寫的是“陰坳里”三個字,下面大大地寫著“4路汽車”。曉琳心里有些害怕,畢竟是女孩,害怕也是不必害臊的。但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和圖象一個勁地冒出來。她惱怒的向電線桿上吐了一口,在心里把那些編鬼故事嚇人,騙小孩子的所謂作家罵了個痛快。“陰坳里”,曉琳心里嘀咕,也不知是哪個沒文化的先輩起了這么個怪名,不好聽不說,怎么念起來都覺得陰森森的。  曉琳伸長脖子向山坳里張望,心里不住地叨念:“該死的4路汽車怎么還不來,可千萬不要不來,可別把我扔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山溝里。”“4路汽車”曉琳腦中一閃,“死路汽車”這是好象是哪個家伙曾和她開過的玩笑。不過這個“4”字確實不吉利。她越想心里越沒底,有種禍不單行的恐懼。    一陣冷吹過,曉琳渾身一抖,只見山坳里黑油油地滾來一團黑影。那黑影緩緩移動,在站臺不遠處停了下來。“該死的4路汽車來了!”曉琳再也故不得“死路汽車”的忌諱,幾步竄上車去,順手丟進投幣箱里一枚硬幣,心里只是想著離開這陰冷的郊外小站。    車上沒人,曉琳選了一個靠窗的雙排座位坐下,一想到城市里的燈火通明的夜景,心里不由的溫暖了許多。正想著,就聽見車門下一個異常蒼老、艱澀的聲音響起:“先等等,我要上車。”曉琳向車門望去,那黑影已經晃晃悠悠進地了車廂,一道光在那影子上掠過,她的心猛地一下提到嗓子眼,從沒見過這么老、這么丑的女人。那老婦穿著一身舊年間山里人常穿的黑色棉襖,悄無聲息地走過來,在曉琳身邊坐下。     曉琳的心都快跳出來,車上只有她們兩個人,這老婦人怎么偏偏和自己擠在一起。她偷眼向老婦望去,沒想到卻與老婦瞅她的目光相對。那是一張僵硬、蒼白的臉,層層的皺紋象是龜裂、干涸的土地,仿佛能掉下土渣來,眼神灰蒙,沒有一絲生氣,向她微笑的嘴里沒有一顆牙齒,就象是一個噬人的黑洞。    曉琳覺得心臟就在嗓子里跳動,打死也不敢再看那老婦一眼,就連動一下眼皮的勇氣都沒有了。車向前開著,曉琳望著窗外,忽然她感到有些不對,這條路她走過不下千百次,越向城里走應該越亮才是,怎么車開了這么久,外面還是黑乎乎的一片,就象讓黑布罩住一樣。會不會是走錯了路,曉琳想著,好象不會,因為這里只有一條進城的路,路兩邊都是大山,又沒有岔路。    曉琳漸漸平靜了些,好象自從上車就感覺有什么地方不對,總是在心里閃呀閃的。她無意間抬頭向前望去,“啊,是投幣箱!”對就是投幣箱,清晰的記得,上車時自己投了一枚硬幣,可卻沒聽見一點聲音,怎么會沒有聲音!曉琳的汗淌了下來。    曉琳不禁又向那老婦望了一眼,啊!那老婦還象剛才那樣面無表情地對自己微笑,好象連那笑容也絲毫沒變。曉琳嚇的閉緊雙眼,雙手緊握著,嘴唇哆嗦個不停。不知過了多久,她好象聞到一股令人作嘔的臭味,那味道就象是腐尸的氣味,那味道越聚越濃,彌漫了整個車廂。曉琳就是秉住呼吸,那腐爛的氣味還是一絲絲鉆進心里。    突然一只干枯、瘦硬的手抓住曉琳的手腕,那老婦陰惻惻的聲音又響起:“孩子,我們到站了,該下車了。”曉琳睜開眼睛,那老婦女五根如枯枝般的爪子死死的扣著自己的手腕。一股冰涼的氣流順著胳膊直透進心里,一瞬間人仿佛被凍僵了。曉琳嚇的大叫:“放開我,我不認識你,我不和你下車。”她歇斯底里地大叫,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在空蕩蕩的車廂里好象還有一個極度恐懼的聲音在聲嘶力竭的叫喊。    那老婦冷冷地注視著她,就是不放開她的手,反而抓的更緊,那神情就象屠夫看著手里待宰的羔羊一樣冷酷和無動于衷。    車猛然一停,司機回過頭向二人嚷道:“你們吵什么?都給我滾下去。”曉琳注意到了司機的那張臉,那絕對不是一張活人的臉,青虛虛的泛著綠光,兩只眼睛血紅,一對白色的獠牙已經支出來。    曉琳癡癡呆呆地被老婦拉下車來,站在野地里,好半天才回過神來。那老婦仍是那副硬僵僵的樣子,“孩子好險,要不是我救你,你的命早就沒了。”說著她一揮手,曉琳的眼前一,山石樹木立刻都顯現出來,那“4路汽車”卻不見了蹤影,只有一具黑漆漆的大棺材在半空中向遠處飄去,漸漸隱沒在黑夜里。    曉琳身子晃了晃,幾乎摔到,連忙扶住身邊的電線桿,她驚奇的看到,這不還是“陰坳里”車站,那電線桿、那站牌甚至自己吐的那口痰都在那里。那老婦低聲說:“那個司機是個橫死的厲鬼,只有找到替身才能去投胎。可是他不該來找你,你只是個小姑娘,碰上這樣的事,我老太婆就不能不管了。”老婦放開曉琳,緩緩地說:“這里是陰脈,陰氣最盛,你不該這么晚還出來。你向前走一段路,那里就出了山陰之界,再坐車好了。”    曉琳已經說不出話了,顫抖著:“你……你……你……”    “這陽世間的人,不都是好人,陰世間也不都是壞鬼。陰陽殊途,好壞之分還是一樣的。”老婦的影子在黑暗中越來越淡,最后一個字傳來,那影子已融化在黑夜里。
一般般

本作文由網友上傳(或整理自網絡),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寶寶故事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
本文鏈接:http://mandadoverde.org/kongbuguigushi/133488.html

相關故事

    稱體重的市長
    稱體重的市長

    播播视频下载皮特里和馬修分屬兩個政黨,他們同是考姆特市新一屆市長的候選人。經過緊張激烈的角逐,皮特里最終以幾票之差輸給了馬修。眼看著馬修成為新一任市長,皮特里心里很不服氣,總想找機會把馬修趕下臺來。有一次,他去農場考察,無意中聽說了一種能讓動物快速增

    恐怖鬼故事2024-11-28 12:19

    和幽靈同房
    和幽靈同房

    笑話恐怖故事,和幽靈同房, 這件怪事發生在英國格伯利耶魯公爵的家中格伯利耶魯公爵最近買了一幢豪華的住宅,它位於肯特州的密杰士達鎮外,四周被森林圍繞。在搬來這前,聽說原來的屋主夜夜都會聽見奇怪的聲音,令人恐怖萬分,所以才將這幢住宅脫手賣掉。 但是,碰巧格伯利耶魯公爵一向對幽靈鬼怪的事很感興趣,所以他買下這幢房子,當然 ,他也不希望他的房子有任何的不安寧,可是一旦真的幽靈出現,他會積極去…

    恐怖鬼故事2024-11-27 21:09

    不是病卻是附體
    不是病卻是附體

    我是一個從不信鬼神,只信科學的人。雖然聽過身邊不少離奇的事件,但是最近發生的事卻讓我毛骨悚然,站在科學與鬼神的邊界徘徊。而改變我觀點的正是我的家人—表姐,與其說表姐,不如確切的說是被附體的表姐。舅

    恐怖鬼故事2024-11-27 01:30

    誰拿了我的眼睛
    誰拿了我的眼睛

    今夜,雨一直嘩嘩的下個沒完沒了……何文獨自一人打著雨傘在雨中快速的行走著,本來何文完全可以搭上最后一班班車,可是由于今天晚些時候何文的經理找何文談話,一下子就錯過了最后一班車的時間。正當何文一邊抱

    恐怖鬼故事2024-11-27 00:19

    軀殼第四章
    軀殼第四章

    播播视频下载更多長篇鬼故事大全上一篇:《軀殼第一章》+《軀殼第二章》+《軀殼第三章》三人吃完飯,天已經徹底黑了,在冷振的熱情邀請下,李一飛和方磊在冷振的家里暫時住下。一夜無話。第二天天剛亮,方磊和

    恐怖鬼故事2024-11-26 11:14

《深夜坐車》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