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 回家

故事導讀:笑話恐怖故事,“死人” 回家,  小張每天下班要走的,也是這條街。  他上班已經兩年多,這條街的春夏秋冬也見識得差不多。在春天夏天和秋天這條街都很好看,尤其是那排楊樹,綠意盎然的十分有氣質,再配上后面磚紅的圍墻就更漂亮了。但是冬天就不行了。北方的冬天在四五點鐘就全黑下來。而這條街,大概因為是不屬于任何單位的關系,路燈少得可憐,長長一條路,只有三五盞燈。  在黑暗里走路,是誰也不愿意的,尤其到那時楊樹的葉子也掉干凈了,北風刮過,只有干枯的樹枝互相碰撞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

“死人” 回家

  小張每天下班要走的,也是這條街。  他上班已經兩年多,這條街的春夏秋冬也見識得差不多。在春天夏天秋天這條街都很好看,尤其是那排楊樹,綠意盎然的十分有氣質,再配上后面磚紅的圍墻就更漂亮了。但是冬天就不行了。北方的冬天在四五點鐘就全黑下來。而這條街,大概因為是不屬于任何單位的關系,路燈少得可憐,長長一條路,只有三五盞燈。  在黑暗里走路,是誰也不愿意的,尤其到那時楊樹的葉子也掉干凈了,北刮過,只有干枯的樹枝互相碰撞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  不過小張倒是不怕這條路。倒不是他膽大,一個是他從小就沿這條路回家,樹林里吊死鬼的瞎話聽了一肚子,早已經見怪不驚;再一個是他每天回家的時候,正趕上旁邊的紡織廠下班,廠里幾百號人都由這條路回家屬區,雖說在黑暗里看不見對方,可是知道路上有好多人,就不會害怕。  那個冬天的晚上也是如此。  那天正好是寒流剛到的時候,小張出門時穿的衣服還正正好,晚上回家就不夠了,下了公共汽車,冷風一吹,更是凍到心里去。  他縮著身子,幾乎是小跑著往家走。  一路上經過好多人。在黑暗里是看不清楚,但是借著遠遠的路燈光,他看到人影綽綽的,和往日一樣,三五成群地走。  因為太冷了,他一路嘶嘶哈哈的,直到走了小半段路才忽然發覺,在他身邊的人,一點聲音也沒有。  倒不是什么聲音都沒有,他們的腳步聲小張還是聽得見的,而且有些還走得踢里堂啷的,可是,這么多人走在街上,居然沒有一個人說話。  往常那些工人在勞累了一天下來之后,回家的路和上總是會講講誰家的孩子上什么學校,或是大白菜怎么腌才不會爛,或是誰誰誰又跟老婆打架,更多的當然還是工廠里傳的碎嘴消息。  可是今天居然沒有一個人出聲。  小張越走,就越覺得不對勁。  他懷疑著是不是那個紡織廠倒閉了,工人不知所措所以不講話,可是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他拼命探頭往前往后看,他已經離開有街燈的大街很遠了,前面的路燈也一樣遠,他只能看見人影晃動,再別的就看不到了。  那天偏偏還是個沒月亮的日子,星星倒是滿天,就是不夠亮。  一陣風吹過,楊樹林嘩嘩地響起來,小張冷得哆嗦個不住。但是離家還遠,他也非走這條路不可,他只好縮得更緊,加快腳步往前走。  好不容易快走到第一個路燈了,他想看看路燈底下走過的人都怎么了。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每個人走近路燈底下的光圈時,都像約好了似的,繞過光圈,從黑暗的那一側溜過去了。任憑小張努力瞪大眼睛,那些人也都黑黑一片,看不清楚。  等小張也走過路燈的時候,他幾乎也覺得路燈有古怪,也想繞著從旁邊走過去了。  可是他還是有點怕路上這群異常安靜的人,于是他走進光圈,他可以聽見白軹路燈發出的嗡嗡聲。路燈沒什么熱氣,所以光圈里也是一樣冷。  小張快快地經過光圈,走過的時候還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  這一看,真是讓他后悔終生。  他正好看見光圈的另一面,有三個人走過來,這三個人也象其他人一樣藏在黑暗里讓人看不清面目。可是他們已經走得足夠近,小張可以看到他們是相互依靠在一起的。  三個人接近光圈的那一瞬間,他們也像其他人一樣繞到一邊,可是其中的一個人,似乎他是整個人靠在旁邊人身上的,腳步有些跟不上,直直向前走過來了,旁邊的人看見他就要踏進光圈了,忙著拉了他一把,結果他身子被扭了一下。  一只手臂“啪”的一聲,掉了下來。  小張在那一瞬間,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在發。  那只手臂就那樣躺在地上,其中手的那部份已經掉進了光圈里面。  那根本就不是手。  那上面的皮紅紅白白,根本沒有一片完整皮膚,指甲也脫離了指尖,拖在指頭上,有些地方還露著慘白的骨頭。  小張也不知道究竟是怕的還是冷的,總之他的嘴唇已經抖得發不出一點聲音。  他還沒有叫出來,那只手已經迅速地縮出了光圈,小張根本就不打算看究竟是手臂自己縮回去的還是那個人把手臂撿回去的,他轉過頭,開始沒命地跑。  一路上他不停地撞到人,不停的把人撞倒。他這才發現很多人都是互相依靠著走路的,難怪他們一直都走得很。  小張能聽見肢體落地的聲音,甚至有幾次,他撞到人身上的時候,他能觸摸到那些人身上粘乎乎的東西。  小張不敢想他摸到的是什么東西,事實上,他連放慢速度避開那些人都不能。他也不敢抬頭看路,因為他忽然開始明白,如果這條路是亮的,他看到的東西只會讓他神經崩潰。一次一個人伸手抓他,而且抱住他手臂緊緊不放。他連甩帶掙,把那個人拖了好幾步才擺脫。他從骨頭掰裂的聲音知道那個人的手臂全被他掙散了。由此他更發現自己的不利出境。他被那群人包圍在中間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發瘋一樣奔跑。幸好之后再也沒有人敢伸手抓他。  他一口氣跑回家里,在門口他停下來喘氣。跑了整整十分鐘,他居然還是冷得止不住顫抖。  他的肺已經疼得要炸開了,手腳和臉上還是冷得像冰一樣。  他沖進屋里的時候,迎面就是一張黑框的照片。  照片里的,是他在紡織廠工作的妹妹。  家里的人都在,正圍著妹妹的遺像,哭得死去活來。  他低頭看自己的手臂。發現在褐色的血和黃綠色不知是什么東西的黏液中間,他的手腕上繞了一條項鏈。  妹妹的項鏈。  那時候,小張再也承受不住,昏倒在地上。  后來小張才知道,那天紡織廠粉塵爆炸,死了一百多人。他的妹妹也在其中。  那一條街上的人,就是被炸死的人在往家走。  抓他手臂的人,就是他的妹妹。因為她在被掙脫之前,把她最珍的項鏈,系在小張的身上,讓他帶著回家。  每個人都是要回家的,連死人,也不例外。
一般般

本作文由網友上傳(或整理自網絡),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寶寶故事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
本文鏈接:http://mandadoverde.org/kongbuguigushi/129908.html

相關故事

    稱體重的市長
    稱體重的市長

    皮特里和馬修分屬兩個政黨,他們同是考姆特市新一屆市長的候選人。經過緊張激烈的角逐,皮特里最終以幾票之差輸給了馬修。眼看著馬修成為新一任市長,皮特里心里很不服氣,總想找機會把馬修趕下臺來。有一次,他去農場考察,無意中聽說了一種能讓動物快速增

    恐怖鬼故事2024-11-28 12:19

    和幽靈同房
    和幽靈同房

    笑話恐怖故事,和幽靈同房, 這件怪事發生在英國格伯利耶魯公爵的家中格伯利耶魯公爵最近買了一幢豪華的住宅,它位於肯特州的密杰士達鎮外,四周被森林圍繞。在搬來這前,聽說原來的屋主夜夜都會聽見奇怪的聲音,令人恐怖萬分,所以才將這幢住宅脫手賣掉。 但是,碰巧格伯利耶魯公爵一向對幽靈鬼怪的事很感興趣,所以他買下這幢房子,當然 ,他也不希望他的房子有任何的不安寧,可是一旦真的幽靈出現,他會積極去…

    恐怖鬼故事2024-11-27 21:09

    不是病卻是附體
    不是病卻是附體

    播播视频下载我是一個從不信鬼神,只信科學的人。雖然聽過身邊不少離奇的事件,但是最近發生的事卻讓我毛骨悚然,站在科學與鬼神的邊界徘徊。而改變我觀點的正是我的家人—表姐,與其說表姐,不如確切的說是被附體的表姐。舅

    恐怖鬼故事2024-11-27 01:30

    誰拿了我的眼睛
    誰拿了我的眼睛

    今夜,雨一直嘩嘩的下個沒完沒了……何文獨自一人打著雨傘在雨中快速的行走著,本來何文完全可以搭上最后一班班車,可是由于今天晚些時候何文的經理找何文談話,一下子就錯過了最后一班車的時間。正當何文一邊抱

    恐怖鬼故事2024-11-27 00:19

    軀殼第四章
    軀殼第四章

    更多長篇鬼故事大全上一篇:《軀殼第一章》+《軀殼第二章》+《軀殼第三章》三人吃完飯,天已經徹底黑了,在冷振的熱情邀請下,李一飛和方磊在冷振的家里暫時住下。一夜無話。第二天天剛亮,方磊和

    恐怖鬼故事2024-11-26 11:14

《“死人” 回家》評論0